名家网

业务QQ690330201

艺术搜索

  • 艺术名家
  • 藏品搜索
  • 艺术机构

笔端林壑云烟起 心中乐土画里生 ——女画家严清和她的山水画作

来自:admin 日期:2018/11/1 浏览次数:
 大约在四年前,我在做一次与书画收藏有关的采访时,在扬州一品斋画廊第一次读到了严清的作品。那是几幅山水小品,却笔墨秀润、灵气四溢,很是抓人的眼。一问方知,出自一位叫“严清”的女画家之手。再问得知,严清毕业于中国美院山水画高研班,是已故原扬州国画院副院长周鹤云的高足。只是不巧,当时严清正在外写生创作,并不在扬,虽未能相见,但对她的作品已留下了深刻印象。
        数月后,和结束写生的严清终于见面。一番交谈后发现:有着典型江南女子温婉娇小外表的严清却有着一种北方女子的英气与爽朗之气。“我一开始习画,其实是从工笔花鸟入手的,兼习人物、山水。后来在研习的过程中,我觉得山水更加契合我的性情。我的第一位国画老师周鹤云先生就是山水画家,学画的过程中,周老师的豁达也对我产生了影响。”曾任扬州市国画院副院长的周鹤云是一位多才多艺的画家,尤以山水见长。严清在八十年代后期有幸跟随周鹤云研习山水画,他对灵气十足的严清在关爱欣赏之余,对她的要求是丝毫不放松。每次严清去,周鹤云都要将严清画作中的不足一一认真指出、批改,从画家到画作再到画论,从笔墨到色彩再到意境,他对严清是倾心教授。在周鹤云的精心教授下,严清的画艺也是突飞猛进,没多久,在一次建军节期间扬州市举办的一次书画大赛中,严清创作的一幅《万里长城图》就获得了那次大赛的新人奖。“跟随周老师学画时,他教我要将师古人、师自然与师己心结合起来,为我后来专攻山水打开了正确的研习之门。”对不幸于上世纪90年代后期英年早逝的周鹤云,严清至今心怀感恩。
        2011年,严清考上了中国美院山水画高研班,得到了当代山水画名家、中国美院教授孔仲起、卓鹤君、王作均等名师的指点亲授。在中国美院学习期间,除了上课、写生,其余时间严清都早出晚归将自己关在临摹室里,与历代山水大家的经典之作朝夕相对、精研摹画、如痴如醉。五代宋初的山水画家李成,是中国山水画史上百代标程的大家,其“秀润不凡”“议者以为古今第一”的山水,俘获了其时几乎是所有的山水画家和学画山水的爱好者的心。李成山水同样令严清深深折服,她曾经花费了40多天的时间专心临摹李成的《晴峦萧寺图》,在这幅作品中,李成山水的“气象萧疏,烟林清旷”“毫锋颖脱,墨法精微”“烟岚轻动,秀气可掬”“勾勒而形极层迭,皴擦甚少而骨干自坚”,都在严清笔下得到了一一展露。不仅是李成,范宽、吴镇、钱选、倪瓒、沈周、石涛等宋元明清大家的山水,严清都曾仔细揣摩、认真临写,而古代山水大家的笔墨精华在给了严清滋养的同时也融入了严清日后的山水画创作中。費文溪曾对严清的山水画作评道:“你看看严清的这些画,无论是《溪山行旅》《晴峦萧寺图》,还是《庐山高》,山云变幻,林壑净如,尤其是别人还在一味追求最基础的‘墨之溅笔也以灵,笔之运墨也以神’‘山川万物之具体,有正有反,有近有远,有內有外,有虛有实,有断有连……'那些活儿的时候,她严清早已把石涛、四僧等大师给约来与我坐在一起,或品茗,或对弈,或舞墨,或对歌了。”在中国美院山水高研班的这段学习时光,成为严清山水画生涯的重要转折点,画艺精进的同时,作品也开始在国内的专业赛事中崭露头角。
从古至今,扬州女画家中,以擅作花鸟者居多,专攻山水者少,而能做大幅山水者就更是鲜见了。或许是性格使然,从专攻山水的一开始,严清就不断尝试着创作了一系列的至少8尺整的大尺幅山水画作,如《剑门天下雄》《蜀道难》《远山深处有我家》《远山的呼唤》等。在严清的这些画作中,你能看到一种兼容南北、刚柔并济的特质:猛一看,俨然是高山大壑的北派景致;细端详,只见林木葱郁、云气蒸腾、清新隽秀、意境深邃,分明是南派气韵。严清山水画中的这种特质,一方面是源于扬州文化兼容并蓄的熏染,另一方面则源于严清始终坚持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创作主张。
南宋李澄叟在他的《画山水诀》中云:画山水者,需要遍历广观,然后方知著笔处。深谙此理的严清,这些年来,一年至少有半年在外遍访各地名山:四川青城山、峨眉山、九寨沟,江西三清山、井冈山、龙虎山,安徽黄山、九华山、仙寓山,还有辽宁、山东、山西、贵州等地的名山大川,都留下了她一路写画、饱游沃看、搜尽奇峰打草稿的足迹。她说:“只要是画山水,就必须要深入到传统经典与自然中去。临摹、精研传统经典之作,应该是每一位山水画家的必经之路。而胸中有千山万壑,下笔才能信手拈来,画出心中的山水。我想通过我手中的笔,画出我心中的乐土,让观者都能够在我的画中找到自己的精神家园、释放疲惫的身心。”
          期待与祝愿严清,这位扬州女画家中不多的70后山水画家,在将来的艺术之路上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精彩与惊喜之作!
 
                                                                                                            吴娟/文